金門書法學會海峽論壇交流拾穗



 


◎本文於6月28日刊登於金門日報副刊


 







金門書法學會海峽論壇交流拾穗


2011/6/28



作者呂光浯



   距上次97年6月11日,金湖鎮公所舉辦轄區各社區幹部及村鄰長赴大陸武夷山三天二夜之旅至今,因各種因素及俗事纏身,是以足足三年未曾登陸。緣因建國百年金門迎城隍,由金城鎮公所主辦翰逸神飛書法展,書法學會總幹事吳宗陵兄通知我提供作品參展,並附帶要本人提供幾幅作品給福建定光寺配合第三屆海峽論壇‧閩臺佛教文化交流週,在定光寺旁之福州畫院展出閩臺書法家作品,並說屆時對方會邀請參展者赴陸出席海峽論壇及書法交流,金門書法學會展務本人一向樂意配合,何況最近稍釋瑣事,可以出外透透氣更可與同好交流開開眼界以增廣見聞,總比自己在家閉門造車好,是以未嘗不可,隨即答應了吳總幹事本人赴大陸交流的意願。
此行團員包括書法學會理事長洪明燦夫婦、理事孫國粹夫婦、負責團務聯繫蔡錦海夫婦及蔡發色夫婦、已退休教師王金鍊先生、唐敏達先生、公務界退休現刻正攻讀博士學位的張清忠先生及不才本人,一行十二人於6月8日上午9時搭乘由水頭開往五通班船,開啟了五天四夜的福州交流之旅,航程約30分鐘,到達五通通關上岸後,由旅行社導遊小姐負責由遊覽車接送我們至廈門火車站,購買搭乘11點25分動車前往福州,時速可高達250公里的動車,由福州至廈門車程僅需1小時51分鐘。比起距上回90年4月份初次赴大陸書法交流,同樣由廈門開往福州,乘座旅遊巴士花了3個多小時,足足減少了一半的車程,沿路觀看車外景緻,青山綠水迤邐綿延,嶄新的建築物林立,與十年前相較,予人有種脫胎換骨突變的感覺,實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到達福州,由此次海峽論壇專門負責接待之柯小妹接車,再經輾轉乘坐遊覽車至福州大飯店,時間已屆下午2點多了,乍到素有火爐之稱的福州,顯得有些悶熱,中午因為在車上沒有用中餐所以大家都飢腸轆轆,無奈飯店業已過中午用餐時間,經過小柯聯繫協調,飯店忙著各煮一碗什醬麵讓大家裹腹後,大夥兒才休息以稍釋舟車勞頓,下午自由活動一行人到所住飯店于山附近閒逛,順便再到「福州東方書畫社」購買書畫用品,各取所需,所購物品包括印泥、國畫用品、宣紙及書畫冊等,在選購書畫字貼專輯其中,洪明燦理事長特地介紹了陸維釗與沈曾植等二位大陸書法家的專輯讓我認識,並讚揚他們書法的獨特與成就,本人因有許多字貼、書法專輯等尚待消化,所以只好先行記下來以後再買,與我也算有姻親關係的他,就個人學習書法的歷程,得到他的許多指點,獲益非淺,旅遊途中亦垂詢太太的身體狀況,並鼓勵有機會偕同出外走走,讓心情開朗,確實銘感於心。到晚間用餐時間大家才尋原路返回飯店,回飯店途中與  孫國粹先生在另一家宣紙店駐足,詢問紙張價位後感覺有比較便宜,兩人各挑選買了些宣紙才趕回飯店用晚餐。
隔日6月9號早上,一行人乘遊覽車趨向就在咫尺之定光寺,無非是此行最主要目的,到場時才知道開幕已於6月8日舉行了,因為主辦單位通知較晚,所以我們來不及提前赴福州參加此次展覽開幕儀式,不過並不影響我們參與的雅興與後來現場筆會交流熱情,逐一參觀所有作品時,一直沒有看到本人提供的參展作品,初步以為承辦單位可能有審查篩選,可是看到後來,幾乎所有金門書法學會所提供的作品均有佈展出來,心中不免存有疑惑?後來心想可能寄送的過程有遺漏,也就釋然不以為意了。
此次閩台佛教書畫聯展在福州開幕,開啟了作為「第三屆海峽論壇‧閩台佛教文化交流週」活動的前奏,該書畫聯展展出作品共150多幅,多為閩台書法名家及佛教界知名人士所作,其中台灣作品70多幅(包含金門縣書法學會所提供不在少數)。閩臺共創千秋業,翰墨長聯兩岸情。釋凈良、釋廣元、釋明空等臺灣佛教界知名人士書畫作品同時登場亮相。而閩台佛教文化交流週8日至12日在福州舉行,有台灣24個縣市佛教界代表600多人前來交流,其中多為台灣中南部第三、第四代年輕僧人。金門縣佛教會理事長性海法師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說:「福建與臺灣一水之隔,因為相知、相識,使得書畫聯展得到了兩岸佛教界的熱烈響應。他表示,此次聯展風格多樣,是閩臺佛教界書畫「功夫」與才藝的百花齊放,參與度之高顯示了兩岸佛教界日益加深的情誼」,翰墨聯兩岸,共創千秋業,兩岸佛教界以書畫為媒,通過開展佛教書畫藝術的多向交流,使佛教文化精髓和藝術神韻廣傳於世,也使佛家悲智利物之主旨與中華民族久遠的藝術完美融合,為弘揚中華藝術發揮出了積極作用。
參觀了兩岸書畫作品後,隨後就地參觀了定光寺,定光寺,俗稱「白塔寺」,福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位於福州市于山西麓(市中心五一廣場旁)。寺內有福州標誌性建築三山兩塔之一的「白塔」。「白塔」又名「定光塔」,全名「報恩定光多寶塔」,與八一七路對面的烏山「烏塔」遙遙相對,始建於唐天元年(904年),是閩王王審知為報父兄教養之恩而建。寺內石柱丹青楹聯林立,有時一幅好字令人駐足不前,吟詠未已,或有一些難辨或未能解讀之字,大家一起猜解,尤其是篆字最難解,這要靠平日習字的素養功夫,故讀文解字與古人神交,樂在其中,令人忘卻俗事煩惱,這不就是吾人學習書法的目的嗎?往後幾個行程亦是尋幽探古,品聯論字,有時驚覺時光匆促猶未能已,只好走馬看花囫圇吞棗。
中午飯店用好中餐後各自休息,小柯向大家約定下午3點半飯店中庭集合坐車前往海峽會國際展中心,參加「第三屆海峽論壇.閩臺佛教文化交流週」歡迎晚宴、開幕式及文藝晚會。福州海峽國際會展中心(簡稱海峽會展中心)位於福州市倉山區,北鄰閩江,南臨福州火車南站,是目前國內最大單體會展中心之一,也是亞洲第二大會展中心,於2010年5月18日竣工投入使用。福州海峽國際會展中心由會議中心和兩個展館組成,佔地2000多畝,總建築面積約38萬平方米,其中地上23萬平方米,地下15萬平方米,其建築規模處於中國大陸前列。
閩臺兩地的諸山長老、大德,以及國家宗教局、福建省、福州市有關領導,與兩岸千餘名僧眾一同參加了當晚舉行的開幕式,晚宴結束後與會嘉賓一起欣賞了由張國立與熊旅揚所主持的大型文藝演出,值得一提的是:也許觀賞節目太投入,以致手機滑落前面座位下,當節目出來準備回飯店時在上車前發現手機不見的我,心急如焚,隨即折返尋找,但僅在自己原座位下找沒找到,怕大家等太久只好作罷,回到等車的隊伍,有人說用手機打看看,若沒被人撿走,會有回應的聲音,此時洪明燦理事長發揮領隊者的愛心,自願陪我再到現場,輸入本人的手機號碼,果不其然,乍然聽見了平時熟悉的鈴聲,頓時喜出望外,尋著聲音來源,順利找回了手機,也譜下此次赴大陸交流的一段插曲。
尋回了手機一夜好眠,否則不知道要如何擔心被盜用一堆不利的聯想,所以隔天〈第三天〉便了無牽掛的繼續參觀鼓山的湧泉寺,繼上次90年來過這裡,這是我第二次造訪了。鼓山湧泉寺,位於福建省福州市,是千年古剎,曾是中國禪宗的重要道場之一。湧泉寺最初名「國師館」,後因寺前有羅漢泉,泉水湧出地面,因而得名,於後梁幹化五年(915年)改稱為「鼓山白雲峰湧泉禪院」,明永樂五年(1407年),正式改名為「湧泉寺」。寺院歷經幾度擴建修繕,才有今天的宏偉規模1983年,湧泉寺被國務院確定為全國重點寺廟。
湧泉寺居閩剎之冠,建在海拔455米的山腰處,面臨香爐峰,背枕白雲峰,湧泉寺分別於明永樂六年(1408年)及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兩度毀於大火,明崇禎七年(1634年)重建,到清代又幾次修建後,於1983年重修至今,如今的湧泉寺基本上保持了明清兩代的建築風格和佈局。整座佛寺有大小殿堂25座,以天王殿、大雄寶殿,法堂三大殿堂為主體、依著山勢層層上升、構成完整的古代建築組群。明清以來,住持湧泉寺的名僧輩出,先有永覺,為霖(道霈),後有古月,妙蓮,近代有虛雲,圓瑛諸名僧大德1929年,虛雲和尚住持湧泉寺,他率領僧眾,講經傳戒,整頓寺規,創辦戒律學院,恢復禪堂規制,修建頹廢殿宇,整頓經版文物,勳勞卓著。猶以寺內碑刻林立,讓人目不暇給,自宋朝以來不少文人墨客,在此題詩作字,令人產生思古幽情,逐階拾級而上,但見楷行篆隸各種字體具備,各領風騷,惜該等碑林長期經風吹日曬雨淋,部分已呈風化,有些字跡已不能辨別,如此珍貴文化遺產任其逐漸消褪殊為可惜,值得大陸有關單位畀予重視,中午參加西湖飯店與600多僧人一起享用素食。
用中午素齋後回飯店休息,下午繼續參訪福州甫整修完畢的三坊七巷,三坊七巷是福州市南後街兩旁從北到南依次排列的十條坊巷的簡稱。向西三片稱「坊」,向東七條稱「巷」,自北而南依次為:「三坊」衣錦坊、文儒坊、祿坊,「七巷」楊橋巷、郎官巷、安民巷、黃巷、塔巷、宮巷、吉庇巷。此街區是中國十大歷史文化名街之一,「三坊七巷-朱紫坊建築群」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三坊七巷地處福州市中心,總佔地面積38.35公頃,基本保留了唐宋的坊巷格局,保存較好的明清古建築計159座,其中包括全國重點保護單位9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8處,被譽為「明清建築博物館」、「城市裡坊制度的活化石」,小小的地方,造就歷史名人不下百人,最具代表性的屬林則徐故居,沈葆楨故居(整修中不開放)、左宗棠、林覺民、林琴南、林徽音、冰心、薩鎮冰…等,是一個值得一遊的好地方,可惜時光匆促,又沒有解說員導遊,只能走馬看花,遊走了一整天了,從三坊七巷回飯店用好晚餐後就休息了。此次本人帶了二部數位相機,一台自己的,另一台是大兒子送給太太的生日禮物,臨赴大陸前怕自己記憶卡不足,向太太商借,因為新相機功能與本人的相機不甚相同使用不太習慣,致在飯店內觀賞一天所錄影像時,不小心把後來所拍的照約一百張全部刪除了,也刪除了一些珍貴的資料,實在有點懊惱。
第四天早上用完早餐後,自由活動,孫國粹及其夫人已於前一天先行離隊赴廈門,張清忠南下泉州談生意後又上福州來,十人分別搭乘三部計程車先到達福州開元寺,隨後又到西潭寺,兩寺均是千年古剎,均需收費,還好我們攜帶「第三屆海峽論壇‧閩台佛教文化交流週」活動出席證,所以至始只要示出證件都可免費進入參觀。同樣還是觀賞寺院對聯解字,評論書法優劣,自古而今楷行篆隸,各擅勝場,讓人目不暇給,滿足一群由閩南金門海島赴大陸尋幽訪古熱愛書法的人士,一些清朝光緒年間的對聯柱刻,因年代較近又在寺院內,少有風化故字跡清晰,有些較特殊的筆法值得學習臨摩,一一用相機拍攝攜回觀賞臨摩。
藉由此次的交流的自由活動參觀,有柳暗花明目不暇給之感的福州,予人有著濃郁的人文氣息,其作為為福建省省會,實當之無愧,這是和已往隨團行動來去匆匆有著天壤之別。下午2點半小柯原本說要帶我們到于山附近景點走走,可是車子卻停在定光寺福州畫院藝術館前,既然來了抱著疑惑下車,看見已有人在展場提筆揮毫,有人說是要與金門參展者筆會交流,因為沒有筆與印章都在飯店沒有帶來,只好再搭原來的車子返回飯店拿,還好往返路程不遠,手持筆、印到達即行開始了閩臺兩地書法揮毫、切磋與觀摩,各各磨拳擦掌,躍躍欲試,每人都拿出看家本領,福州與臺灣代表的我們輪流書寫,或行或隸或篆,人人全神貫注,每寫好一幅作品都會有人予以掌聲,亦有一幅作品由閩臺兩地各書寫一半,例如「兩岸情深」由閩方寫「兩」臺方寫「岸」,依次再由對方寫「情」,我方寫「深」,然後再依序落款鈐印,一幅作品就這樣完成。一來一往每人都有動筆書寫且心情愈來愈高昂,定光墨韻社代表陳志紅先生寫了一幅「翰墨情緣」送給洪理事長,洪理事長也寫了「如是我聞」橫幅及一幅行書對聯回贈送給定光墨韻社,本人寫了一行書幅對聯,一張條幅行書,一幅隸書對聯,唐敏達老師寫了「喜壽康強」及一幅行書對聯,蔡發色老師寫了「吉祥」兩字橫批,蔡錦海、王金鍊等各寫一幅行書條幅,個個越寫越起勁幾乎欲罷不能,然天下無不散筵席,已屆休息時間也該回飯店了,互相道別後並盼後會有期,且叮嚀爾後有機會能常交流,一場閩、臺兩地書法交流的翰墨緣筆會就此劃下完美句點。
洪明燦老師在最後一天回家的路途車上說:「字寫好壞不論,出外交流主要目的在訓練膽量」,所言誠然不錯,惟書法平時就需常練習,所謂:「胸有詩書氣自豪」,再借由交流的互相觀摩,截長補短,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如此方可成大器。流光飛逝,6月12日早上8點多大伙搭遊覽車到福州車站準備搭乘預先購買的9點35分由福州開往廈門的動車,中途先讓欲至長樂機場搭機至廣東的蔡發色夫婦先行下車轉車。沿路對福州這個城市做最後的巡禮,但見大型高樓如雨後春筍般的負土而出‧拔地而起,大陸近幾年對城市的設計規劃興建開發均循序漸進,令立肅然。返回了廈門與洪老師夫婦、蔡老師夫婦五人坐路邊招攬之野雞麵包車至鑫飛翔藝術歇腳,老闆及老闆娘都很客氣招呼,並贈送洪老師、蔡老師與本人每人一枚押角印,順便各自買些宣紙,價格算是公道、合理,由於洪老師是鑫飛翔藝術的常客,夫婦倆堅持請我們用中餐,稍事休息後洪老師提議在鑫飛翔藝術二樓和蔡老師與本人各自寫了一幅字送給對方,隨後乘計程車赴東渡搭乘下午3點半東方之星平安賦歸,也讓五天四夜金門書法學會海峽論壇交流之旅圓滿落幕。此行除了對此次論壇活動的承辦單位及所有接待的工作人員熱忱接待表示由衷謝意外,尚祈未來只要心燈未滅,佛光長照,墨緣未了,盼再會之日可待。……







創作者介紹

我欲還山夢白雲

光浯書法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