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登茲樓以四望兮,聊暇日以銷憂。覽斯宇之所處兮,實顯敞而寡仇。挾清漳之通浦兮,倚曲沮之長洲。背墳衍之廣陸兮,臨皋隰之沃流。北彌陶牧,西接昭丘,華實敝野,黍稷盈疇。雖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


遭紛濁而遷逝兮,漫踰紀以迄今,情眷眷而懷歸兮,孰憂思之可任?憑軒檻以遙望兮,向北風而開襟。平原遠而極目兮,蔽荊山之高岑。路逶迤而修迥兮,川既漾而濟深。悲舊鄉之壅隔兮,涕橫墜而弗禁。昔尼父之在陳兮,有歸與之嘆音。鍾儀幽而楚奏兮,莊舄顯而越吟。人情同於懷土兮,豈窮達而異心?唯日月之逾邁 兮,俟河清其未極。冀王道之一平兮,假高衢而騁力。懼匏瓜之徒懸兮,畏井渫之莫食。



步棲遲以徙倚兮,白日忽其將匿。風蕭瑟而並興兮,天慘慘而無色。獸狂顧以求群兮,鳥相鳴而舉翼。原野闃其無人兮,征夫行而未息。心悽愴以感發兮,意忉怛而憯惻。循階除而下降兮,氣交憤於胸臆,夜參半而不寐兮,悵盤桓以反側。



 


翻譯


 


登上城樓,四面張望,藉著閒暇的時間來銷除憂愁。看看樓宇所處的地位,像這樣爽朗開闊的,的確少有。清澈的漳水從這兒流過,緊靠著曲曲折折沮水中的長洲。背後起伏著平坦的大路,前面低濕之處,有可資灌溉的水流。北面一直達到陶朱公住過的郊原,西面則接近楚昭王的墓丘。漫山遍野都是花木果實,禾黍高梁 也生滿了田疇。這樣的環境雖然美,卻不是我的家鄉,有什麼值得我留戀的呢?


身遭亂世,被迫漂泊流離,至今已十多年了。我一心只想回家,有誰能忍受鄉愁的煎熬呢?靠著樓邊的欄杆遙望,當著北風敞開我的衣襟,放眼看看邈遠的平原,卻被這高小的荊山遮斷了視線。道路迢迢,川流深遠,悲痛著故鄉阻隔,禁不住淚流滿面。從前孔子留在陳國,曾發出「回去吧」的悲嘆,鍾儀被囚在晉國,依 然還奏著楚音,莊舄在楚國做官,還是吟著越國的詩篇。懷念故鄉是人之常情,怎會因困或顯,而有所不同呢?光陰迅速地流逝,「俟河之清」不知要等到哪一天?希望能出現一條平坦的大道,使我從此奮力向前。所怕的是和瓠瓜一樣徒然繫著,又像潔淨的井水,不被人們飲用那樣令人悲嘆。


在樓上徘徊了許久,不知不覺,太陽已快要銜山了,蕭瑟的淒風從四面吹來,一時吹得天昏地暗。走獸們東張西望尋覓伴侶,鳥兒也相互鳴叫著,展翅飛散。田野中靜寂得沒有人影,只有趕路的人還在蹣跚地步行。看到這種情景,更觸發了我的憂思,心中真有無限的痛苦和感傷。從樓梯上走下來,胸中已充滿了悲憤,一 直到深夜仍無法入睡,悵悵的翻來覆去,終究難以成眠。

體旨:



〈登樓賦〉以「思鄉之憂」為主線,借思鄉暗指對 國 君、朝廷的思念,期望受到賞識和重用,而在懷鄉的背後,引出一事無成、苦無知音的感慨

創作者介紹

我欲還山夢白雲

光浯書法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